污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污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无锡尚德能否重整山河待后生

发布时间:2020-07-21 18:04:57 阅读: 来源:污水泵厂家

本月下旬,无锡尚德破产重整以来的首次债权人大会召开。其当初破产在光伏业内引发的震荡已渐渐平息,而一度云遮雾罩的债务状况则逐渐显露真容。债权人纷至沓来,而作为尚德创始人和大股东的施正荣则意兴阑珊地坐在会场一角。也许此刻的施正荣还会忍不住回想起已成往事的那些众星捧月的日子,眼前这些熙来攘往的人还曾待他如上宾,如今却只有独自面对繁华散尽后的冷眼和不屑。也许在施正荣看来是梦一场,但陨落本不是无锡尚德的宿命,只是在一次次失误面前不自知,在积重难返之际未曾拨乱反正;只是如今,经历重整清算的尚德还能否迎来重生?

本文引用地址:无锡尚德祸起萧墙

依据我国的《企业破产法》,在重整期间,企业将在法庭的监督下进行各方利益的调整,并接受生产经营上的整顿和债权债务关系上的清理,以避免破产。在3月份轰然倒下后,伴随管理人的接手,整个无锡尚德管理混乱、交易复杂,关联公司之间资金调配的不规范等乱象相继曝光。很难相信,这样一家曾经头顶各种光环的企业,内部却是如此不堪的景象。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成立于2001年的无锡尚德,原本是一家外资、国资、民资多元参股的中外合资企业。直到作为“无锡名片”的尚德电力上市前夜,在无锡市政府的动员运作下,外资、国资股东相继撤出无锡尚德,而将巨大的利益拱手让给了施正荣和他的尚德电力,才由后者控股并成为尚德的核心资产。

平心而论,在无锡尚德本身的发展历程中,尚德电力的成功控股的确是一个里程碑。尽管股权更迭的具体过往已不得而知,但肯定是得益于施正荣与无锡地方政府之间良好的政商关系。但企业股东之间的利益调整、控股法人的更迭,通过这样一种政府动员的“非典型”方式来完成;无锡尚德在公司治理机制上的不规范,从此已为其后来走上歧途埋下了伏笔。

良好的政商关系固然基于共同的利益,但更重要的是人的因素。试想如果不是施正荣与时任无锡市领导之间的交情,要实现无锡尚德股权的“国退民进”,又谈何容易?因此,控股无锡尚德,被施正荣更多看做是其个人的成功,这也为无锡尚德的日常管理中增添了浓重的“人治”色彩。

和中国大多数成功民企的经历类似,由于过去的成功,企业家在公司内树立起崇高的地位,不但是现实的一把手,更近乎化身为凛然不容侵犯的精神领袖,得以凌驾于公司的所有制度之上。作为中国首家赴美上市的光伏企业,尚德虽然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搭建了一整套看似完备的治理体系,但其实只是为施正荣的人治内核披上了一件外衣。制度本就是为了规范和约束企业行为,如果高管自己都视若无物,那就是形同虚设。

致命打击来自频繁的决策失误

经过无锡市中院委托的管理人多方核查,已有529家无锡尚德的债权人总计申报待核查债务达173.96亿元,其中涉及82亿元人民币、14亿美元,同时还有4亿泰铢和14万欧元等。而截至5月20日,管理人已经完成审查结论的债权人共有300家,确认债权33.16亿元、否决债权1.25亿元。至此,尚德的整个债务拼盘已经完成,国内和海外债务基本确定,而接下来主导尚德重组的无锡国联将正式登场,其将根据己方债权人的削债情况考虑如何重整尚德。

作为尚德电力旗下的核心资产和融资平台,无锡尚德竟然背负如此庞大的债务包袱,无疑令很多业内人士都为之吃惊。这些滚雪球般的债务是如何生成的,又为何长期得不到清偿,还是一笔糊涂账。尽管这些年来行业价格战、金融危机以及国外贸易制裁等,都令无锡尚德元气大伤;但管理层的投资决策失误频出,才是致命的打击。

据媒体此前披露,尚德短期内曾两次和供应商签订长期采购合同,而后又由于原料价格大幅度下滑而撕毁,每次均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试问公司的采购策略机制何在?尚德与海外电站基金GSF之间的合作关系以及相关资产的问题,为何到最后一刻才披露?施正荣个人拥有的企业和尚德电力之间存在关联交易,董事会为何未能及时发现和阻止?无锡尚德的破产重整是在债权人要求下做出的,那公司又是如何与债权人展开协商的?这一系列问题,目前都还无解;但可以肯定,公司治理机制混乱、监督约束功能缺失,注定了无锡尚德的败落。

残局难收拾 重整能否换来重生?

虽然无锡尚德提出了“破产不停产,重整为重生”的口号,但目前形势却无法乐观。为降低运营成本,无锡尚德的高管被降薪10%~50%,并可能裁员多人。无锡国联作为营运管理负责方,一边加大应收款的催收,还要对大量境外关联公司进行调查。

其实,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企业家都会碰到很多不熟悉的领域和职能;凭借过去的经验去处理,犯错、交学费在所难免。如果对这些错误和挫折进行反思,意识到哪个人都不是万能的,自觉进行“去神化”,更多通过集体决策来取代个人独断,很多中国民企的公司治理就是这样从无到有逐渐建立起来,最终完成从家族企业向公众企业的嬗变。不幸的是,无锡尚德在过去12年中,尽管屡次撞南墙且代价不菲,却始终没有换来公司治理体系的规范化;在施正荣大权独揽的环境下,不甘只是充当门面的高官们或者出走,要么群起夺权,虽然最终把施正荣拉下马,但也掐灭了一息尚存的无锡尚德。

如今,不管未来无锡尚德何去何从,都已与施正荣无关。无锡国联已经完全掌控了无锡尚德的生产和经营,原先的高管已经失去了绝对的决策权和影响力;此前关于尚德电力与施正荣个人公司亚洲硅业之间的关联交易,政府仍在清查。

对于管理人而言,眼下最头痛的应该还是如何收拾尚德残局,重新扮靓后再度“出嫁”。在股神巴菲特亲口辟谣收购传闻后,谁将成为战略投资者,更成为光伏界的一个“哥德巴赫猜想”。以无锡尚德目前的情况,恐怕难以有企业对入股感兴趣;毕竟,与光伏相关的多数企业目前也正遭遇危机,自身尚处于扭亏为盈的阶段;何况面对如此庞大的债务,即便是曾对光伏感兴趣的的央企也未必能兜得下。

而如果在今年12月20日前未能提出重整方案,或出现经营状况恶化、转移资产等情况,无锡尚德仍可能被宣告破产。母公司尚德电力海外5.41亿美元的可转债在经过两次延期后,将于6月28日再次到期;如果到期尚德电力无能力支付海外可转债人,那么尚德电力也将破产。重整能否重生,还是最终咽气前的苟延残喘?市场仍将拭目以待。

Android 帧布局 FrameLayout

13 Shell三剑客之 grep

04 HTTP 协议通信基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