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污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粮海外并购国际粮商愿景打动尼德拉35年IPO

发布时间:2019-09-30 03:56:52 阅读: 来源:污水泵厂家

中粮海外并购:国际粮商愿景打动尼德拉 35年IPO

背靠大买家的市场背景,中粮希望走出与国际四大粮商“和而不同”的全球化之路

在执掌中粮整整十年之际,56岁的宁高宁希望低调。10月28日中粮集团两大国际并购完成交割的发布会上,主持人半开玩笑地介绍,坊间有一本书叫《谁人不识宁高宁》。原意或是希望在国际合作伙伴和跨国投资人面前彰显宁高宁的商业影响力,不过宁高宁上台后立即撇清了自己与这本书的关系。他笑称,这本书的作者靠写自己赚了钱,自己却因为书名的高调遭遇了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希望中粮的国际化大粮商之路,也能够低调地推进。今年2月和4月,中粮集团联合厚朴、淡马锡等跨国投资团,先后收购了荷兰农产品及大宗商品贸易集团尼德拉(Nidera)51%的股权、香港来宝集团旗下来宝农业51%的股权。

这两项收购耗资约30多亿美元,是迄今国内粮油食品行业规模最大的海外并购。

两大并购对象都是各自所在区域知名的粮油生产和贸易公司。尼德拉在世界18个主要进出口国家从事粮食分销和国际贸易业务,在南美粮源掌控能力和种子业务的核心技术方面占据优势;来宝农业主要从事农产品贸易和加工业务,拥有关键区域的物流资产布局和糖业务的产业链优势。

而中粮, 于国外是中国最大的粮食贸易商,主要通过与国际前几大粮商合作,做粮食的进出口贸易生意;于国内则是一家业务涉及种植养殖、物流储运、食品原料加工、生物质能源、品牌食品生产销售以及地产酒店、金融服务等领域的全产业链粮油食品企业。

中粮希望通过海外收购打通国际主产区和主销区,形成一体化运营体系,真正成为一家国际化布局的国际粮商。

两大国际并购“天时地利人和”。从政策层面看,一向相对封闭的大粮食市场,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开了个小口,会议提出“立足国内、适度进口”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给包括中粮在内的粮食贸易商们带来了机会。

从中粮自身的准备看,去年收购了粮食物流企业中国华粮物流集团公司,并在2013年年底完成了“中粮贸易公司”的组建,实现了粮食内贸、外贸、物流业务的统一。宁高宁曾表示,整合后的中粮贸易,在收储环节和物流环节的掌控力都大大加强,保障了粮食“收得上来、运得出去、卖得出去”。

与此同时,中粮自身的体量也开始能够支撑其走向国际,2012年中粮集团营收已经突破2000亿元大关,农产品加工综合能力全球第五,农产品综合经营量全球第四。

当然在另一方面,缺少发展资金的家族式农业企业尼德拉,与营收下滑、一直亏损的来宝农业,都急需一个有市场、有资金、有能力的合作者。

这注定是一桩难以低调的生意,中粮必须直面国际国内所有的关注与挑战。一方面,一向潜心国内市场的中粮此时出手国际市场到底意欲何为?早有全球四大粮商横亘在前,后来者中粮打算怎么玩?另一方面,中粮的两大国际合作伙伴业务渗透了数十个国家,各方虽然在短短数月“一见钟情”之后“结了婚”,但未来如何整合、各方在国际大粮商的战略下如何重新定位?

这一切都极其吸引眼球,也都极具考验。

两大国际并购

宁高宁说,中粮全球并购的动因有两个,一是中国市场的巨大需求和成长性;二是全球资源整合和业务链整合机会带来的运营规模和效率提升。比如尼德拉,就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尼德拉是一家创建于荷兰的传统家族农业贸易公司,贴近粮食生产国,其主要粮油资产集中在南美阿根廷、巴西等地区,在北美、欧洲等地有仓储物流设施,需要大量的资金做后盾,多年来靠自身的资产和资金投入滚动发展,投入十分有限,主要依靠多年积累的人脉关系和管理团队稳健运营。

2013年,缺少发展资金的尼德拉雇佣了财务顾问在全球寻找投资人。去年10月,他们找到了中粮。

双方“一见钟情”。中粮用中国巨大市场、参与全球贸易、成为国际粮商的愿景打动了尼德拉,最终拿下了51%的股权。

尼德拉首席执行官Ton van Der Laan在10月28日的发布会上介绍说:“尼德拉以贸易起家但不希望未来只做贸易,未来只有全球、全产业链布局,才能抓住产业机会。”在他看来,中国的市场空间巨大,而且发展资金充足,再联合中粮的物流基础、加工布局和贸易量,加上来宝农业的海外物流、加工业务,三方合作可以整合资金流、信息流和产品流,改善全球粮商格局。

来宝农业的加入,也促进了这两项收购的最终敲定。当尼德拉还在谨慎地考虑是否让出控股权时,来宝农业在厚朴资金的撮合下,已经答应让出控股权给中粮。来宝集团总部位于香港,在新加坡上市,其农业板块更贴近亚洲和中东的需求国,主要利用买方的采购需求,推动其全球的业务发展。来宝的加入、三方联合的协同效应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了尼德拉信心。

来宝农业板块近些年对来宝集团的营收贡献逐年下滑,通过全产业链整合产生更大效能也是其当前所需。来宝集团首席执行官Yusuf Alireza在发布会上说,是中粮发展成为全球粮商的承诺与真诚的态度最终促成了双方的交易。他认为,随着全球人口的增长、农业用地、用水的稀缺,将导致未来海上粮食贸易的进一步繁荣。

“这就需要更多的物流投入和全球性业务的布局来快速把握机会。”Yusuf Alireza认为,整合了种植、粮源以及物流、加工之后的合作公司,“将有望在当前的历史机遇面前改变行业格局”。

合作的达成可谓顺利。今年2月28日,中粮正式宣布与总部位于荷兰的全球农业产品及大宗商品贸易集团尼德拉签署协议,收购其51%的股权;4月2日,中粮再次宣布收购香港来宝集团旗下的来宝农业51%的股权。

在上述两项交易中,中粮集团联手厚朴投资、世界银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淡马锡、渣打私募股权投资等财务投资人进行了联合投资。其中,中粮与跨国投资团的投资比例为60:40,由中粮控股。

联合跨国投资团一起参与国际收购,中粮要做的是多投资主体的全产业链跨国粮商。厚朴投资是此次跨国投资团的组织者,厚朴投资高级董事总经理张文东对财新记者介绍称,厚朴与中粮的合作由来已久,此前已经共同投资过蒙牛、雅士利等项目。

厚朴投资是一家美元直投跨国基金,很多国家和地区的主权投资基金都是其投资人,厚朴的投资重点是围绕中国经济增长、转型和周期恢复的机会,特别是协助中国企业和国际伙伴接轨,共同创造增量价值。

张文东称,作为中粮重要的合作伙伴,厚朴和中粮一致认为,中粮要想实现全球粮商的计划,其合作伙伴和管理团队必须国际化,而且要有全球投资人参与,这些投资人需要具备行业和地区管理经验,且在品牌和地位上能够与中粮匹配。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中粮希望厚朴能够牵头引入更多的国际投资人。”张文东介绍称,跨国投资团里除了厚朴,还有淡马锡、国际金融公司、渣打银行、澳洲昆士兰主权基金等。这些合作伙伴大都在农业或者国际金融投资方面有着丰富的资源和管理经验,他们共同占有40%的投资比例,与中粮利益完全捆绑。

并购完成后,中粮资产将超过570亿美元,营收合计633亿美元,仓储能力1500万吨,年加工能力8400万吨,年港口中转能力4400万吨,年经营量1.5亿吨。同时,还拥有包括种植、采购、仓储、物流和港口在内的全球生产采购平台和贸易网络。中粮将藉此成为全球排名靠前的国际粮商。

打造国际大粮商

打动国际合作伙伴,中粮靠的是全球最大买家的市场背景以及全球布局,全产业链国际粮商的愿景。此次国际并购的完成,一方面意味着中粮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绕开国际贸易商、进入原本难以打开的南美市场直接购买农产品,打造一条完整的粮食供应链;另一方面,中粮得以深入参与世界主要地区的粮油生产和采购,“买全球、卖全球”,从而改善“ABCD”四大国际粮商主导全球粮食市场的格局。

美国的阿丹米(Archer Daniels Midland/ADM)、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法国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这俗称“ABCD”的四大粮商,过去几乎控制了全球的粮食贸易。它们最擅长的就是进行全球化的产业链布局,从田间地头的生产到加工、贸易环节,形成一个完整的价值链条。四大粮商掌控着全世界约80%的粮食交易量,对于国际粮食价格的制定也有绝对的话语权。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介绍称,四大粮商主要通过两种方式抢占市场,一方面,四大粮商会通过关联的金融机构向农民发放贷款,或通过旗下的农资企业为农民提供生产资料,以锁定农民的产能和产量;另一方面,通过自己的物流系统将大宗农产品转运到世界主要消费市场,再通过自己的加工体系生产最终商品,最后注入到自己的销售渠道摆上货架,而在这中间,还可以利用国际金融市场交易大宗农产品现货与期货的价格波动,在产业链运转期内保护自身利益最大化。

国际大粮商的商业模式是通过建立农业服务、收储、物流、国际贸易、加工和品牌等产业链体系,对全球粮源进行掌控,再从产地把粮食配置到世界各地。在张文东看来,后来者中粮,其所拥有的资源和背景导致其玩法与四大粮商会有所不同。

“四大粮商以前的模式是,先去传统的北美、南美等农业比较发达的产地,贴近粮食供应地,然后再把粮食卖到全世界;而随着过去十几年的发展和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对粮食和动物蛋白的需求增加,使得购买国在粮食行业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对粮食价格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张文东认为,中粮作为粮食大买家,距离需求方更近,在这方面的信息搜集与运作能力更具优势。同时,中粮国内市场的全产业链布局,也有利于释放中粮在全球粮食贸易之外的附加价值。

中国的大粮食市场一直相对封闭——除了国内自给率不到20%的大豆。最近几年来,粮食进口较多的是玉米,但量也不大。或者严格说,国内的粮食市场是和国外市场相对隔绝的。

这一局面从去年底开始有所改变。2011年,中国确立了“立足国内自己的资源,保障主要农产品的基本供给”“依靠国内国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战略。2013年12月下旬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更明确地提出了“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

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和2014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同时提出,“要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但完全靠中国现有的耕地,即每年播种面积23亿亩,不能满足全体国民对于多样化农产品的需求,走出去就成了一种战略和趋势。对粮食贸易尤其是粮食进口即将越来越开放的预期,也成了中粮国际化的一大重要支撑。

“全产业链对于上下游资源的整合,在与两大国际公司合作之后,新公司的成本优势才能得以体现出来。”张文东说,“在扩展全球贸易的时候,有了中粮的支持,对整个贸易量或者金融交易都会产生很大的支持,这是中粮和其他粮商不同的地方。”

“三家公司的资产、区域及流向都有很大的战略互补性,在业务和区域上没有重叠,未来三方将进一步组合,最终将形成一个新的全产业链的、多品种的综合性国际化粮食企业,并购完成只是我们走出的第一步。”宁高宁称。

但中粮亦强调,全球化之后仍将与四大粮商合作,彼此未来是竞合关系,而非替代关系。宁高宁称,中粮的全球整合与国际化布局,将有望提升行业的整体运营水平,提升中国的粮食安全和粮食供应保障,同时通过提升整体的运营效率获取回报。

除了通过粮食贸易赚钱,在掌握了更多的粮食种植、采购和贸易信息之后,中粮也希望能够通过金融市场获取利润。不过对这一方面,中粮和投资方都避而不谈。

中粮在期货交易上曾经交过不少学费。最近的例子是,10月24日中粮控股(00606.HK)发布盈利预警,根据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中粮控股今年1-9月期间归属于权益持有人应占亏损约为12.98亿港元。管理层将巨亏归咎于误判国际市场大豆价格走势,高价时采购了大量大豆;同时,随着三季度国内外油脂油料市场深度下跌,集团预期市场存在反弹空间并逐步适度降低套期保值比例,结果该期间市场未出现反弹。

一位业内人士对财新记者介绍称,过去只要接近粮源,掌握了一定的信息,且拥有一定的资本,就可以在资本市场上交易套利,“而现在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对行业的盈利和信息、价格波动等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中粮只要能够赌对方向就可以赚两次钱,但是风险也很大”。

该人士称,美国从1840年就开始做农产品的期货交易了,而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触及。“根据我的了解,在期货操作上,中粮的不同部门都在交学费,但是这种学费又不得不交,否则永远无法进步,无法与国外的机构博弈。问题在于能否少交学费赚大钱。”该人士表示。

未来三五年IPO

中粮与跨国投资团在此次并购之前,共同成立了一家公司“中粮国际”。其后,中粮国际分别投资了尼德拉和来宝农业各51%的股权。宁高宁称,这一组织架构使得中粮国际、中粮集团、尼德拉与来宝农业形成了“一个家”的联系。但当前,宁高宁说这个“家”的股权结构还不是很顺。

宁高宁称中粮不会马上再进行新的大型国际并购,因为三家公司的整合尚需时间消化。Yusuf Alireza更表示,三家公司的整合共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完成收购协议,二阶段是执行协议要求,三阶段是完成三家公司的整合并进行IPO,最后一个阶段是完成IPO后的公司发展。

中粮国际现在还处于初级阶段。张文东介绍称,目前两家合作公司现有股东都留有49%的股权,这对中粮国际的未来发展很重要。

他认为,中粮做的是全球的生意,涉及全球几十个国家、几大粮食产区和主需求国,需要跟各国、各部门和机构以及产业链的合作方保持融洽的合作关系,因此,需要现有股东在整合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其实不想把整合提得太早,毕竟刚刚投进去,一开始还是要独立运营。”张文东称,当务之急是先把各自的业绩做好。三方的合作不到一年,彼此之间还需要熟悉和了解;另一方面,对于尼德拉和来宝农业来说,都亟待提升业绩、打造自我造血功能。特别是来宝农业,既需要招聘新的CEO,也需要解决过去几年出现的亏损问题,还面临从来宝集团拆分的问题。在止损之后,才能再谈未来如何拼图、如何补齐短板、如何实现大的愿景。

从刚刚宣布收购到完成交割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中粮和国际团队已经在磨合,但由于最初的投资“比较快”,虽然现在大家很确定“找对人了”,但夫妻恩爱并非易事。对于未来如何发挥协同效应,如何达到一定业绩并成功上市,目前还在继续探索。

“不管是未来的团队搭建、执行能力、发展并购等,核心都需要先克服三方在文化上、管理思维和运营模式等方面的差距。”张文东说。

宁高宁称,中粮国际理想的整合状态是,“在时间管理、标准、仓库管理等各方面都实现统一,达到与世界级粮商同类的管理水平”。按照宁高宁的规划,未来三年时间,中粮集团与尼德拉、来宝农业三家将完成整合,三方的管理团队首先将实现业务整合,形成一体化的、具有同一目标的公司,将整合国际资产在资本市场实现IPO。

不过,作为投资人,张文东给的期限还要更宽一些。他介绍称,好的投资往往需要抓一个大周期,对于中粮国际来说,要实现更大程度的收益,需要中国粮食市场的不断开放以及相关政府部门的支持,没有三到五年的时间很难实现。“另外,毕竟刚投进去,在完成团队和文化的磨合之后,还要能够产生业绩,让市场相信新团队的管理能力和未来增长,也是需要时间的事情。”张文东称。

中粮国际未来将采用完全市场化、国际化的激励机制和治理结构。张文东称,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是中粮国际的CEO,未来超过一半的精力将专注于打造中粮的全球粮食贸易平台;中粮国际的管理团队除了三方派出,还将有全球化招聘。

“中粮国际将按照国际标准和市场化方式来管理,薪酬机制也是国际标准。”张文东说

军师联盟收官吴雨珏敬业拍摄多部大戏将播舒淇

葡萄采前管理与果实保鲜法北萱草

生菜高产栽培播种建水龙竹

爸爸回来了贾乃亮为甜心穿比基尼小逗比冒金句俺会走光的陈威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