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污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庚希从小就要当演员星月SHOW

发布时间:2020-03-27 10:07:41 阅读: 来源:污水泵厂家

随着暑期都市情感剧《小欢喜》的热播,其中饰演乔英子的李庚希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年仅19岁的她,已经拍摄过五部作品,尝试过科幻校园网络剧《同学两亿岁》、据辛夷坞同名小说改编的都市情感剧《原来你还在这里》以及现实主义话题剧《二十不惑》等多种类型题材。前辈们皆夸赞她“是一个有天赋的演员”,徐静蕾更把她签进公司着力培养。小小年纪的她,面对成绩不骄不躁,俨然已经立下了做演员的志愿:“如果我有兴趣,又恰好有这方面的天赋,是很幸运的。”李庚希十分爱笑,一张清新自然的脸,眼睛如小鹿般灵动。接受采访的她刚刚剪了短发,走出了“乔英子”的气质,更添了假小子的风格。而这也正是李庚希自身的写照,如导演的评价“这孩子够野”。李庚希的回答也是干脆利落,直言不讳。属于她年龄的张扬,多于同龄人的成熟,在她身上统一起来。而面对未来,她说:“我不抗拒任何东西。”小姑娘的独特和自信彰显无遗。有时我觉得我是乔英子本人《小欢喜》讲述了几个高三考生家庭在高三这一年的故事,李庚希饰演的乔英子是一名品学兼优的高三生。为了配合乔英子的学霸气质,李庚希梳起了干净的马尾辫,一身校服青春气息满溢。虽然《小欢喜》热播,但现在的李庚希剪了短发,走在外面并没有被太多的人认出。有时候在机场检查身份证,海关人员看到她的名字才会脱口而出“乔英子”。当初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李庚希“激动地想绕地球跑一圈来冷静冷静”。被问到如何被导演选中,大大咧咧洒脱开朗的李庚希说:“是因为没别的选择了吧。”其实最初汪俊导演看中李庚希的,也是她与乔英子的这点相似之处,即男孩子气。当得知陶虹和沙溢饰演她的父母时,李庚希心里“美滋滋”的,感觉自己“撞了大运”。剧中,李庚希和陶虹有很多争吵激烈的戏份,扇巴掌也是真打。李庚希笑称,有一些哭戏也是因为情绪上的直接反应。“如果不真打就不真实,我们也没有办法感受到那种感觉。”拍摄结束后,陶虹也称赞李庚希的聪明,夸她会前途无量。当听到这些鼓励的时候,李庚希认为是一个建立自信的过程。“我会把这些夸赞存在自信心的小仓库里面,慢慢填满。”在拍摄中,李庚希仿佛在不知不觉间走过了乔英子的18年。她把感想写进小作文里,是经历了“一个不一样但又是自己的自己”。剧中英子患上抑郁症,李庚希因此对抑郁症也有了更深的了解。“我知道其实挺难克服的,但是肯定还是希望如果有人是抑郁症患者,他们可以克服这段时间吧。”为了排解角色情绪,李庚希在那段时间疯狂进食、听音乐、到处溜达,把小小的幸福都放大化。“其实就是一层窗户纸,捅破了就好了。”陪伴乔英子经历了高三生活,李庚希对即将开始高三的学生也有所寄语:“压力肯定会是有的嘛,所以就找一些事情可以去缓解压力。或者说一门心思就是学,然后忘掉那些压力。接受压力,然后释放它,找到一个出口。”“一定要找到一个出口。不能像乔英子那样,每次找到一个出口,妈妈就给堵上了,找另一个又堵上了。”“即使人生中有再多的不如意,我们也要努力地追寻自己的小欢喜啊。”李庚希用剧中主旨回应道。对剧中家长的做法,李庚希也表示了理解。“生而为人,谁都是第一次嘛,谁都会犯错,父母也不是圣人。一个是理解,然后不要过分纵容,不要让他们全盘掌控你的人生,这毕竟还是你的人生。就像你理解他们第一次当父母总会犯错一样,他们也要理解你,也是一个独立的人格,你需要你自己的生活,你的路是你自己选的。”英子说想要做一枚有趣的灵魂,这也正是李庚希的心里话。“我来到这世上,唯一的野心就是想要做一枚有趣的灵魂,做一颗明亮的星星,就算在黑暗中,也能散发出光芒,为自己,为身边的人照亮周围的一切。虽然不比太阳光芒万丈,温暖人心,但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知足了,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夜空中一颗闪亮的星星。”李庚希赋予了乔英子生命,也许正因为她们本质的相似。第一次见面叫徐静蕾“阿姨”李庚希从初二时就被父母送到国外读书,直到高二才回国。所以对于乔英子们面临的高考问题,李庚希并没有亲身体会。李庚希的父母对她的教育属于“放养式”,出国读书也是一个意外。只是一年暑假送姐姐去美国读大学,本来只做了度假准备的李庚希也被父母留在了美国。父母觉得,早晚都会有这个打算,只不过来早了一点。当时的李庚希感觉到迷茫,一边舍不得国内的朋友们,一边面临陌生的环境,心里很害怕。但因为没有在学校住宿,而是和姐姐一起住在妈妈的朋友家,不会有特别的孤独感。在学校的李庚希,因为语言不通,一直很内向。不敢开口,感觉与周围格格不入,连中午吃饭要去跟谁坐都带来压力。她甚至想到一个办法,中午先不吃,回家再吃,反正在学校时间很短。孤独的时光很快过去,一年之后李庚希来到一所国际高中寄宿,结交了一群好朋友,享受了一段快乐的童年。“那个时候的朋友真的感觉是一辈子的朋友,现在都还一直在联系。高二的时候,李庚希选择回国,追求自己的表演梦想。从小将做演员视为人生理想的李庚希,正好遇到了一个机会:爸爸是徐静蕾的朋友,他把女儿推荐给她。跟爸爸第一次见徐静蕾的那一次,十五岁的李庚希傻乎乎地叫徐静蕾“徐阿姨”。这声“阿姨”把徐静蕾叫得一愣,估计从来还没有人这样称呼过她。李庚希和徐静蕾说,我会跳一点街舞。徐静蕾让她展示,结果李庚希把动作忘得一塌糊涂,跳得乱七八糟,只看见徐静蕾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后来,李庚希又见了徐静蕾一面。“一开始是见见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然后是作为一个演员有没有这个天赋。再一次就是我的选择了,我要不要回到中国来做这件事情。”虽然要中断学业,但李庚希还是决定回国发展表演事业。这源于她从小对表演的“执念”。小时候,李庚希常常和父母嚷嚷要考中戏,以后的梦想就是做演员。这思想的契机却是来源于春晚小品。李庚希常常模仿“白云黑土”、“下蛋公鸡”等等桥段,连她都觉得自己的脑回路很奇怪。李庚希被妈妈送去学了十年舞蹈,并非自主,但后期慢慢培养出兴趣。李庚希抱着敞开的态度:“其实我是一个来什么接什么的人,我对什么都没有那么抗拒。”舞蹈训练让李庚希成为校舞蹈队的主干,并最终凭借舞蹈特长保送到国外学校,也算是冥冥中的安排。李庚希开玩笑地说:“我跟徐导说我学过十年舞蹈,徐导就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因为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舞蹈生的感觉了。”一路走来,李庚希觉得自己都是“迷迷糊糊”。不知道干了什么,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要当演员”。作为过来人,徐静蕾常常教导李庚希从事表演的辛苦。在接了几部戏之后,李庚希逐渐也有所体会。“徐导一直跟我说,演员这个职业就是人前显贵,但你自己要做很多努力才能够人前显贵。所以要做好心理准备,要经历多少的磨难才可以实现梦想,在演员这条道路上越走越好。我当时也是把这句话放在心里了,我认真思考了,我才决定。因为我觉得做什么事情其实都辛苦,那就做喜欢的吧,至少辛苦的同时还是快乐的。”决定之后,李庚希开始接受专业的表演培训。虽然之前在国外学校也参加过话剧社和音乐剧的排练,但正规的表演课堂还是第一次经历。每天上课,每周有时放一两天假,持续了六个月。在学习中,李庚希收获了很多,但也对表演产生了疑问。“这个过程还挺枯燥的,每天反复练习。一度觉得很迷茫,觉得做演员是这样的吗?这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但适应能力强的李庚希很快为自己找到了出口。“我觉得熬过那段时间就好了,因为总是要有这么一个阶段的。”第一次将表演理论与实践结合起来,是《同学两亿岁》。在这部戏中,李庚希饰演一个外星人,前前后后拍了五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李庚希结识了很多朋友,也收获了大家对她天赋的认可。拍完这部戏后,她更加喜欢表演了。每拍一部戏,李庚希都能发现自己的变化。但让李庚希明显感觉到进步的,还是《小欢喜》。“后半段我已经跟角色融入蛮多的了,有的时候,乔英子难过,已经是我本人的难过了。”虽然刚刚开始表演之路不久,李庚希却已经立下了一生的志愿。“我想象不到我除了做演员,我还能做些什么。在表演上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就像是练级一样,我现在才练到初级,我还有机会可能练到中级高级。但在其它方面,我真的一无是处,我连初级的本领都没有办法达到。”“佛系”少女谈到对表演的热爱,李庚希很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感受:“我其实没有太多的概念,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可能有很多很多原因,有可能会简单到比如可以去很多城市,可以吃很多好吃的,这也是原因之一。还有很多很多像这样的原因。”虽然年龄尚小,但李庚希对未来保持了一种“佛系”的心态。“一开始做什么事情都是奔着结果去的,比如说我要做最好的演员,我要拿影后。但到后来就觉得好像没那么重要了,做到你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开心最重要。”李庚希没有畅想过成为万众瞩目的大明星。“我追求的是,我把演员当作一个职业,我要做好它,但我可能会不习惯别人对我指指点点。但这些后果是你要承担的,这些背面的东西你也是要面对的。别人批评你,你要学会把它转为一种另外一种能量。”“我不期望能做到指引别人,我觉得能做到带给别人开心的力量,对我来说就很感恩了。”现在的李庚希,给自己的愿望清单上只有一项:什么时候想出去玩就出去玩。随着工作任务的增多,这个愿望仿佛变得越来越奢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变得好像挺忙的了,让我觉得好奇怪,我的生活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呢。”李庚希对未来的期许只是: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希望任何事情都不会影响到我。18岁的生日,李庚希和朋友们一起庆祝,在KTV唱歌吃蛋糕。朋友们对她的祝愿是“早日脱单”。“他们觉得我都这么大人了,你快点找个男朋友啊。人生总是要多一些经历的。”这个小心愿也是李庚希自己的,但谈到择偶标准,李庚希觉得“随缘”。“在一起开心就好。说我喜欢什么样的吧,我也说不出来,帅,那肯定是重要的一点了。但有的时候我认为的帅跟大家认为的帅不一样的,要看眼缘。”对于上大学的愿望,李庚希也说“随缘”,父母也不会逼迫她。她笑言自己是一个佛系的孩子,有一个佛系的家庭。李庚希的朋友很多,经常在微博上互动。李庚希交朋友的标准是,吃到一块玩到一块是基础;还有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和自己三观一致,能长长远远。她曾在《同学两亿岁》的杀青小作文中描述和朋友们相处的日常,和好朋友在一起一直都很愉快,从来没有吵过架,也没有“塑料姐妹花”。谈到这里,李庚希又显出了她的本色:“我自己还是挺真的一个人,要么就是好姐妹,要么就再见拜拜。做不了好朋友,我也没有办法给你装。”18岁和17岁相比,李庚希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不同。“稀里糊涂地成人了,稀里糊涂地马上就要20岁了,所有都是稀里糊涂的。”李庚希对20岁的自己说:祝你好运。她笑起来甜甜的,眉眼弯弯。正如她在《小欢喜》杀青后,在微博上发表的小作文中写过的话。若问她和乔英子哪里最像,有个答案她一直没有说,就是乔英子和李庚希都会一直为梦想努力,为成为更好的自己努力。

雍禾雍禾植发雍禾毛发护理

重庆东大肛肠医院肛肠胃肠医院

最爱你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