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污水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对话克隆羊之父不赞同克隆人

发布时间:2021-01-05 10:34:16 阅读: 来源:污水泵厂家

对话克隆羊之父:不赞同克隆人

16年前,一只名叫多利的小绵羊来到这个世界,引起轰动。因为它是世界上第一只克隆动物,从此开启了人类生物技术的新时代,克隆这个以前只在科研领域出现的术语也变得广为人知。   与多利同时闻名全球的,便是英国科学家伊恩·威尔默特,正是他领导的科研小组培育出了这只不同寻常的小多利,他因此被称为“多利之父”。如今,伊恩·威尔默特已不再从事克隆研究,而是转向干细胞研究,但留在人们脑海中的他,依然是那个带着满脸络腮胡子和小绵羊多利在一起的人。上周,伊恩·威尔默特来到北京,其间接受了晨报记者专访,谈多利,谈克隆,谈生命,谈“世界末日”。   难忘多利诞生去世这两天   今年68岁的伊恩·威尔默特不仅是爱丁堡大学的终身教授,同时担任苏格兰再生医学研究中心主席一职,专心从事干细胞领域的研究。采访期间,他带着科学家特有的严谨,每个问题都要认真思考后才会回答,不轻易露出微笑,但谈到夫人和家庭,他也会幽默作答。   作为“多利之父”,多利出生的那一天和多利去世的那一天,是他人生中最难忘的两天。“至今,这两天的事情我都非常清晰地记得”,威尔默特说,“遗憾的是,多利1996年出生时,我并不在现场,原因是母羊生小羊时,需要非常轻松的氛围,尤其是要生出世界上第一只克隆羊,如果母羊非常紧张,会给生产过程造成困难。当时实验室有一项规定,除非必须在场接生的人,其他人都不能在场,而我就属于其他人。”   多利在2003年离开这个世界。去世前,多利得了肺癌,科研人员检查病情时必须给多利做全麻,但当时多利身体已经非常衰弱,大家认为它已没可能从全麻中再次醒来,于是决定对它实施安乐死。“那一天,我非常难过,毕竟大家和它一起亲密地生活了6年”。   澄清多利之死与克隆无关   绵羊通常能活12年左右,而多利只活了6岁,作为克隆技术及其应用的象征,多利羊带来争论,也留下谜团,有人说多利羊壮年死于老年羊常得的肺部感染疾病,最大的一个谜就是克隆动物是否早衰,有人称之为多利羊难题。   对于这样的猜测,威尔默特不以为然。他指出,多利的肺癌是由病毒引起的,与年龄无关,可以在羊的任何生命阶段发生。在多利死后,科研人员对羊做了非常仔细的解剖检查。发现多利只有两个问题,一是肺癌,还有就是一只腿患有关节炎。也就是说,像其他正常出生的羊一样,是病死的,与克隆无关,不能说明克隆的动物就短命。   威尔默特说,在多利羊之后,他本来希望继续克隆技术研究。当时他被准许克隆人类早期胚胎,“当然这并不是直接克隆人,而是希望通过克隆人类胚胎来获取干细胞,来研究人类遗传性疾病,结果发现并不可行”。后来他听说能够从皮肤上直接获取干细胞,而不是通过克隆技术来获取干细胞,结果却发现确实可行,于是他改变了研究方向,从克隆技术转向了干细胞研究。   这次来北京,伊恩·威尔默特的主要任务是与中国的顶级大学和科研机构探讨合作。   惬意爱吃烤鸭爱开杂货店   科研生活也许是枯燥的,科研之外,这位68岁老科学家的生活很是惬意。夫人是一位数学家。“现在她是家庭主妇,也是一位奶奶了”。他们在距离爱丁堡25英里一个小村子里生活了40多年,村里只有500人,闲暇时他和夫人一块散散步,爬爬山,四处旅游,夫人喜欢园艺,种种花草之类的,他也经常和夫人一块摆弄家里的后花园。   让记者惊奇的是,他们还在村子里开了个小杂货店,因为村子比较小,又偏远,开杂货店可方便村里那些年老不便的人,并不是为了赚钱。   因为学术交流合作,威尔默特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北京了。他很喜欢中国食物,特别爱吃烤鸭,说话间还和记者讨论前一天吃的鸭子到底是烤的还是熏的。他甚至希望今后能在中国工作。   ■对话   “让人类有限生命活得更好”   问:您是最早一批被准许进行人类克隆研究的科学家,谈谈您对克隆人的看法,比如有的小孩妈妈去世了,希望再克隆出一个“妈妈”。   伊恩·威尔默特:当时我们是准许克隆人类早期胚胎,而不是直接克隆人。   我不赞同、不支持克隆人。假设可以克隆出来一个“妈妈”的话,也不可能是一位成人妈妈,而是一个婴儿,不可能得到他想要的妈妈。更多的情况是,有许多大人想要克隆自己的孩子,比如孩子因为车祸死亡,家长希望再要一个一模一样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能克隆出一个和原来孩子看着很像的小孩,也不可能是完全一样,就像双胞胎,他们的心理、身体也不会是百分之百相同。这有可能会造成父母对这个孩子说,“你原来不是这样的”,“你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更现实的问题是,由于克隆技术还处于研究阶段,相比较正常出生的孩子,不能保证克隆出来的孩子完全健康,对于孕育克隆人的母体来说也可能会有危险。   如果克隆出来一个人,我们对他的态度,以及他对自己的理解都会和正常人不同,会认为他是别人的复制品。而事实上,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个独立的个体,不希望自己被当做另外一个人来看待。   问:作为一个生命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如何理解人类的生命本质?   伊恩·威尔默特:我没有宗教信仰,不相信有来生。对我来说,所有涉及到伦理的问题最终都会归结到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如果你认为你是在做着一件会对其他人或者对社会人文环境产生影响的事情,你就必须思考,如果这个影响是负面的,这项工作就应该终止。   问:2012年世界末日的说法广为流传,而且距离流传的日期12月21日只有十几天了,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伊恩·威尔默特:如果世界末日真的来了,那当然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不过也无所谓,如果世界末日来了,我们也不可能存在了,那就也没什么可着急了,反正我是不急。假设世界末日来了,而我们依然活着,那才是可怕的事。   问:人类终究会有一天走向灭亡,而生物科学会在人类的发展进程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伊恩·威尔默特:人类所有的科学研究,不仅仅是生命科学,目的都是让人类能够有高质量的生活和生命,让人类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得更好,比如,粮食研究让食品种类和质量极大提高,可以供养更多的人,让人们吃得更好,繁衍能力更强,当然这不能解决未来地球灭亡的问题,而是让当下的人们活得更好,这就足够了。如果具体到干细胞研究这种新的治疗疾病方法,它也许不会延长人们的寿命,但我敢肯定的是,它会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健康。(记者韩娜文并摄)

腰部塑形美容哪家好

瘦脸美容

脱毛美容

北京祛眼袋美容多少钱

北京眼部美容门诊

北京腿部塑形美容门诊

星美美容